媒体聚焦
当前位置 : 首页 >> 媒体聚焦
聚焦新變化為中國電影寫下鮮活注腳
发布时间:2020-12-19 11:42     作者:骚年,努力奋斗吧!    浏览量:    分享到:

  伴隨行業復蘇,我們深切感受到,中國電影業從市場環境、經營模式到消費習慣,都較以往有了新的變化,而這些變化也勢必會貫穿影視環節的上下游,帶來新的挑戰,催生新的思想、新的發展格局、新的交流方式,進而帶來新的機遇。針對這些新變化,為給中國電影寫下鮮活注腳,《每日經濟新聞》聯手貓眼娛樂發布的《2020強影之路》白皮書,立體呈現了“中國電影復工100天答卷”,其中更凝練出了行業新趨勢、新勢力、新消費、新變化。

  近年來,隨著短視頻的迅速崛起,在線上做電影宣發早已不是新鮮事。無論是短視頻還是直播,愈來愈受到平台和片方的重視,甚至大有把傳統線下路演取而代之的態勢。

  《2020強影之路》白皮書中提到,疫情期間,受大環境影響,線下宣發相對有所縮減,以短視頻、直播為主的線上宣發越來越重要。隨著抖音、快手、嗶哩嗶哩等新型互聯網公司的入局,互聯網行業對影視行業的整體影響和重塑進一步加深。對於互聯網行業而言,信息和流量在哪裡,宣發的重點就在哪裡。線上宣發正成為線下宣發的一個補充,一個增量。

  11月20日晚,羅永浩走進貓眼直播間,開啟他首次“直播賣票”。最終購票講解還未結束,31萬份《一秒鐘》電影優惠權益就被搶空。名人與直播碰撞出的火花沖破“次元壁”,吸引更多觀眾走入直播間。

  按照早期的直播搶購規則,直播間會直接售賣電影票,但發展到現在,規則逐漸轉化為觀眾隻需花0.1元即可搶到資格券,獲得購票平台19.9元的觀影資格。在票補已經越來越少的電影市場,19.9元的票價對觀眾有著強大的吸引力。先用0.1元的低價鎖定觀眾,對於平台和片方來說,直播“賣出去”的電影還獲得了流量與關注,可謂是“雙贏”的做法。

  具體到短視頻和直播兩種方式,宣發的側重點和打法則有著明顯區別。貓眼娛樂實踐証明,短視頻、直播兩種宣發方式有明顯不同。從時間上來看,短視頻引導購票從預售期就已經開始,而直播宣發則會選擇預售或上映的某一場進行。在形式上,短視頻大多直接挂載購票鏈接,直播宣發則多用營銷優惠手段,發放福利拉動購票。

  相比線下宣發,背靠大數據的以短視頻、直播形式為主的線上宣發,可以實現精准定位,提升用戶觸達率,並最終將流量和數據轉化成票房成績。

  對於2020年的影視行業而言,當突如其來的疫情讓整個線下產業鏈陷入停擺時,線上作為新的突破口,加速了線上和線下的融合與互補。除發力影視宣發之外,今年以來,嗶哩嗶哩、抖音、快手等中短視頻平台紛紛加碼影視行業,布局產業鏈。

  啟信寶數據顯示,去年9月快手變更經營范圍,新增電影發行、電影制作兩項業務。今年上半年,抖音、快手更是紛紛成立各自的影視公司。截至今年10月,抖音背后的母公司字節跳動以6億元拿下《囧媽》后,還參與了國慶檔《我和我的家鄉》《一點就到家》兩部影片。

  嗶哩嗶哩同樣不甘落后,不僅頻頻發力自制綜藝、劇集等,今年9月初,其更是和歡喜傳媒達成戰略合作,將獲得歡喜傳媒旗下既有影視作品及新作的獨家外部播放權,《風犬少年的天空》《奪冠》等均包含其中。

  從《2020強影之路》白皮書的總結中可以看出,目前中國票房總榜前十的影片票房體量均已超過31億元。這樣的成績既是對票房前十影片的肯定,同樣也給“后來者”更大的鞭策。

  在《八佰》之后,國慶檔接棒,觀影再掀高潮。《我和我的家鄉》《姜子牙》兩部國慶當天上映的影片,拿下了復工至今的票房亞軍和季軍,截至11月26日,票房分別為28億元和16億元。也就是說,國慶檔排名前三的影片票房分別進入了30億+、20億+和10億+陣營,國慶檔成為全年最具“爆發力”的檔期。

  電影市場票房分析專家劉嘉表示,影院的復工復產比想象中更快,今年唯一的一個大檔期——國慶檔表現也達到了業內預期。今年國慶檔與往年不同的地方在於,不是“延續”市場熱度,而是在恢復過程中,起到了“提高”消費熱度的作用。“票房表現與檔期的價值、含金量可以匹配。”

  在這樣一個不能出國游玩的長假期中,觀影成為社交娛樂的必選之項。具體到觀影城市,《2020強影之路》白皮書中提到,復工后,二線城市扛起了復工觀影票房的大旗。到10月中旬,二線城市的觀影票房為50.73億元,票房佔比達44.9%,遙遙領先。其次是四線城市,觀影票房為22.69億元,票房佔比20.1%。一線城市的票房佔比僅為17.1%,與三線城市較為接近。

  數據顯示,中國動畫用戶總量超過4億。從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帶來的高光時刻到《姜子牙》的口碑爭議,無論是傳統頭部內容公司,還是各大視頻網站,均加速了對動畫賽道的布局。

  《2020強影之路》白皮書顯示,光線傳媒從2015年成立彩條屋影業開始就布局動漫產業,5年裡投資了20余家國內動漫上下游公司,不過其側重點主要在動畫電影方面,2016年至今,彩條屋影業出品的動畫電影共10部,累計票房近70億元。

  白皮書中還顯示,今年以來,多家影視公司也或多或少將注意力放在了動畫板塊上。華誼兄弟發布的2020“H計劃”中包含3部動畫電影﹔萬達影視等最新片單中也均出現動畫電影作品﹔此前,騰訊視頻2020年動漫最新片單曾公布64部新作及動畫新進度。

  除了光線傳媒外,華誼兄弟、萬達電影等行業龍頭公司均加碼動漫電影,融創文娛也於近期並購了動漫公司,可見資本看好國漫產業。但從2015年至今,僅兩部國產動畫電影票房超過10億元,也說明國漫產業尚處於上升的初級階段。

  據頭部影視公司未來片單不完全統計,2020年下半年至2021年,待上映的定檔大片共11部,影片背后參與投資、出品的公司超50家,其中不乏萬達影視、華誼兄弟、華策影業、英皇影業、阿裡影業、貓眼娛樂等頭部影視公司的身影。

  對於處在低谷的影視股而言,在經歷了行業整頓和疫情沖擊之后,正在慢慢走出底部。不同於2013年—2015年並購驅動下的普漲市場,當下傳媒行業已經進入供給側優化、份額趨向集中的格局。未來,包括傳媒股在內的整個A股市場,板塊整體效應仍在,但個股的競爭力差異將愈發突出。

  新時代的影視行業正向我們走來。數據顯示,國慶檔結束后,10月9日—19日,24家傳媒股中,11家傳媒股股價累計實現上漲。“現在投資者越來越看重中長期的邏輯和中長期的競爭力,但單片會帶來一定的博弈和短期的波動,這兩個因素會交織著影響公司的股價。”天風証券傳媒互聯網行業首席分析師文浩說道。

  針對今年的諸多新變化,中國電影人未來需要著重思考哪些方向?正如華誼兄弟副董事長、首席執行官王中磊在《2020強影之路》白皮書序言中所寫,新的產業鏈模式需要更加合理地去分配有限的制作資源,流程上更專業,分工上更明確,管理上更精准,這其實正是電影工業化所需要解決的問題。(記者 李雪昆)

  “好記者講好故事”活動由中共中央宣傳部、中央網信辦、國家廣電總局、中國記協主辦,是全國新聞界每年一度的盛典。經過各地各新聞單位層層推薦、比賽評選,13名優秀記者代表全國百萬新聞工作者,向全國觀眾講述發生在重大新聞背后的感人故事……

  中共中央總書記習在主持學習時強調,推動媒體融合發展、建設全媒體成為我們面臨的一項緊迫課題。要運用信息革命成果,推動媒體融合向縱深發展,做大做強主流輿論,鞏固全黨全國人民團結奮斗的共同思想基礎……